环球华网

医保病人住院有“期限”?

  • 来源:环球华网
  • 作者:佚名
  • 编辑:狸布衣
  • 时间:2018-06-01 10:51:27

简介: 据《南方都市报》5月28日报道 4月10日至今,广州76岁的王女士因为髋骨骨折,在大型三甲医院、社区医院兜兜转转的入住了四家医院。几乎每一家入住的大型医院,在住院12至15天后,都会以各种名目奉劝她转院、出院。明明疾病还没有好利索,却被医院以医保结算等诸多因素劝退、转院。蔡先生的父亲也有类似遭遇。2013年8月,蔡先生72岁的父亲因脑梗塞中风入住广州海珠区某三甲医院,住到第8天时,医院通知因医保费超额需于次日转院,“否则科室要承担医药费”。此后蔡先生父亲便在广州海珠区、越秀区、荔湾区6家医院间不停......


    据《南方都市报》5月28日报道 4月10日至今,广州76岁的王女士因为髋骨骨折,在大型三甲医院、社区医院兜兜转转的入住了四家医院。几乎每一家入住的大型医院,在住院12至15天后,都会以各种名目奉劝她转院、出院。明明疾病还没有好利索,却被医院以医保结算等诸多因素劝退、转院。蔡先生的父亲也有类似遭遇。2013年8月,蔡先生72岁的父亲因脑梗塞中风入住广州海珠区某三甲医院,住到第8天时,医院通知因医保费超额需于次日转院,“否则科室要承担医药费”。此后蔡先生父亲便在广州海珠区、越秀区、荔湾区6家医院间不停“兜转”。
“从广州医保设立之初,直到现在,都没有出台过任何有关限制参保人住院天数的规定。什么医保病人住院超过15天,需要参保人出院或转院的说法,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广州市医保局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不管何种情况,医生、医院推诿、赶走重症医保病人,或对不符合出院标准的病患要求转院、出院,都是违规违法行为。将这些行为推脱到医保制度上,是具有欺骗性的说辞和转移矛盾。”
这位负责人表示,在以往的单一医保和医院间结算体系下,广州医保每年都是按照医院的等级、服务量及往年费用支出等划定医保总费用并拨付给对应的医院。假设你上年度收治了1万名医保病人,这1万名医保病人的总费用是1.3亿,广州医保就根据这一系列的数据,来和定点医院进行总费用结算。全年医院所有的费用与住院人次拿来平均,概率上说是很接近次均费用的。但是因为每个参保就医患者是个体,医院往往会盯住这些个体来考虑,他(她)的医疗费用是高了还是低了。低了,医院不说,高了,医院说参保人单次超支,广州医保才给了这么点定额,需要将一次住院分拆成两次甚至多次住院,这显然不对。“这种具有欺骗性的做法,加重了患者的医疗支出不说,也加大了医保基金的支付负担。而且也有骗保嫌疑”。
当急、危、重症患者较多、较集中的处于一家医院时,这些花费医疗费用高昂的参保人一多,确实容易超结算定额,给医院造成经济压力。对于这一问题,广州医保也是有明确规定和特殊照顾的,并非完全“一刀切”。如果某个病例,这次住院发生的费用超过了次均定额四倍以上时,医保会按照大额病例,按项目报销,“医保审核认为诊疗是合理规范时,都会结算,当然实际操作过程中,会扣下1%至2%费用,因为总体上会有不合理的因素,医院应该得到的费用是拿得到的。”该负责人还补充,有的疾病是目前的医疗技术无法根治的,经过医院合理合规的治疗,病情稳定达到出院标准、或没有进一步有效治疗时,按诊疗规范规定可以出院的,医院是有权为参保病人办理出院或视情况为参保病人办理转院手续转至下级医院继续康复治疗,“以免造成对有限医疗资源的过度占用。”
对此医疗机构也有苦楚。一家三甲综合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告诉记者,医院收治的中风病人较多,大龄,危重,治愈后康复周期漫长,长期需要专人陪护等特点非常明显。“这样一来,不少的中风病人、家属就将医院视为最佳的养老托护机构了。”
但医学上对于疾病的判断自有其标准,不少医学上认定已达到出院标准的病患,可本人、家属都认为没有康复。这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医、患、保三者之间的矛盾。“类似我们认为已经可以出院的病人,可患者、家属坚持不出院的事情,每年都有不少例。”
该专家表示,一方面在以往的医保结算模式中,医保和医院之间的结算方式是定额的,按人头平均的。一般情况下,患者住院不论多长,基金给予的结算费用都是那么多。患者住院周期过长,确实会导致医保结算金额和医院应收金额存在差异,造成医院收不抵支,形成亏损。另一方面,公立医院的病床数就那么多,卫生行政部门对于医院的平均住院日是有考核标准的。单一病人住院周期过长,提升了医院整体平均住院日不说,也长期挤占了病床这一公共卫生资源。该专家毫不掩饰的表示道,“对于不少医保患者,我本人也劝说其出院、转院过。但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患者确定没有了危险,确实符合诊疗规范和行业规则。我们肯定不能把濒危的病患往外推。”


------------------------延伸阅读------------------------


代表委员议政录:大病医保,不妨实行个人负担封顶

近年来,我国大病医保制度不断完善。饶是如此,白血病、恶性肿瘤等重大疾病治疗费用不菲,仍让很多患者家庭债台高筑,这其中,有77%的重大疾病患者都是未成年人。 我们对正在全国八十多个城市医院进行治疗的530名重大疾病患者的家庭进行了调查后发现:因治疗费用过高,不少小康家庭一病返贫,在调查的530个患病家庭当中,借债最高的达到250万,借款百万以上的74个,占调查总数的14%;有303个家庭开始卖房卖车卖家产,占调查总数的57%;有181个家庭靠低保生活,占调查总数的34%。 据统计,参与调...... 【点击阅读更多】


我国试点住院病人“一口价”收费

《南方日报》6月6日讯 在医疗费用不断上涨,医保运行基金压力增大的背景下,我国医保支付改革已迫在眉睫。6月2日,国家卫计委在深圳召开按疾病诊断相关分组收付费(DRG)改革试点启动会,深圳和新疆的克拉玛依、福建的三明被列为三个试点城市。DRG收付费改革试点是今年我国医改的“重头戏”。DRG发源于美国,是一种将住院病人分类和分组的方法。DRG收付费改革后,病人得了同样的疾病,遇到同样的并发症等情况,按照同样的方式处理,将实行“一口价”的打包收费。以罹患阑尾炎、需要实施切除术为例,患者只需向医院一次付清...... 【点击阅读更多】


一男子打工期间 偷盗30多张医保卡

包头一男子在打工期间将其单位刚刚领回的职工医保卡前后偷了30多张,两年后以为没事准备“套现”后被抓。日前,犯罪嫌疑人王某某涉嫌盗窃罪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侦办中。1月26日,乌素图治安分局刑侦大队接到辖区一单位员工报案,称2015年由其保管的单位被盗的医保卡中,现在其中一张被盗刷5000余元。接到报案后,警方重点调查访问案件涉及的员工,在青山、昆区、东河的药店调取大量录像资料推送到分局联勤指挥室,通过人像比对,确定王某某有重大作案嫌疑。1月29日14时许,在青山区大世界北侧包商银...... 【点击阅读更多】


视频:医保病人住院有“期限”?



上一篇:中国“致富经”扎根莫桑比克


下一篇: 山东老年人口逾2137万,全国第一

您可能感兴趣的话题